牟成:我的大北方——北方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牟成,美术教育家,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国家教委美术教学大纲、教材审查委员,主要编委,秉承“独立的艺术人格”理念,传统艺术精华和西方绘画元素的高度凝练,为“白山黑水画风”进行了深刻艺术思想总结。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山水画研究会顾问、瀚墨云桥艺委会高级顾问。以“自由的创作思想”为主导,带动“白山黑水画风”创作队伍走着有强烈的地域性、民族性艺术实践之路。逐步形成“艺术形象的原创性、艺术境界的独特性、艺术手段的拓新性、艺术精神的时代性”这一艺术生态。

 
曾有朋友对我有过这样的评价:身大、心大、理想大!身大乃本人自然身高体重都不属小的范畴;心大意思是说在成长过程中,曾受过太多人的帮助、恩惠,感恩之心为心中装着的师长、亲朋、学生、同事等很多人自然流露;理想大应该理解为本人从不在各种成绩面前停止前进的脚步,无论在美术教育上成为全国教材审查委员、还是“鲁迅奖”的获得,都无法阻碍我新的更高理想的产生。在投身国画研究和创作以后,心中始终有一个梦想:用最合适的方式去诠释有着悠久历史、灿烂辉煌的心中至爱——国画艺术。

牟成:我的大北方——北方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牟成《六鹿戏雪》97×180cm

牟成:我的大北方——北方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牟成《塞北雪》50×50cm
 
1960年入学哈师大从师于郝石林、王秀成、王道中等先生,无论从美术理论方面,还是在对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等传统大家的原作有了上手临摹的机会,并且在亲近他们原作中体会传统构图、笔法、墨法。这四年可以说是为我以后的艺术创作打下了坚实的传统基础,但既要深入传统又要能从传统中走出来形成自己的路才是一个画家应该做的。大学毕业后一直所从事的版画创作,无异于夯实了我以后的国画风格的形成之路,新的构图形式、强烈的黑白灰关系、科学的造型训练一直伴随创作的每时每刻。

牟成:我的大北方——北方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牟成《镜泊春色》97×180cm
 
六七十年的北方生活,基本上一半的时间与冰雪相伴,下雪时感受着天降祥瑞、雪花漫天飞舞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这是伟人对北方壮丽景观的感慨,引得人们想用各种表达方式去艺术再现这大自然的赐福。传统的各种皴法在北方冰雪环境的表现力度都有缺少感染力之嫌,我就借用在黑白版画创作中积累的块与面的关系、黑和白的对比、中间灰调子的内容等方面的经验,用挤压的方式来塑造近处的雪地,反过来又用白雪来映衬树、石、水的走势、动态和质感。白雪皑皑、冰天雪地真的是不同于小桥流水、杨柳婀娜的江南,北方山水就是有其固有的大气象,只有用最贴切的语言才能传其神、达其意。

牟成:我的大北方——北方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牟成《暖冬》97×180cm

牟成:我的大北方——北方山水画的艺术探索

牟成《东北人家》50×50cm
 
虽然借鉴了很多来丰富我的北方山水画的语言,但是少不了墨的干湿浓淡的变化、笔走中锋万毫齐发书写河流山川、侧锋皴擦带些草书笔意去勾画远山劲松等等,所有的中国画语言和别的画种的表达方式都是为了营造自然的北方大气象、心中的大北方山水而服务,在黑与白矛盾对立统一的过程中去探究中间灰调子的内容,“阴到至极就是黑,阳到至极就是白”这时候的黑与白可能就是最有内容的境界。笔墨在我的作品里是一种手段,是我用来追求黑、白、灰之间的关系以及其背后所包含的意义;北方山水画题材也只不过是一种方式,仅是我为了表达中国画之至理——虚与实的相生相克以及在这一过程中展现的背后环节,都是为了追溯中国画前代南方画家很少涉猎的大北方山水表象以及背后的精神。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