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研究书和象,创立“云烟狂草书”、“魏氏魔块”艺术风格,曾预言中国现代书法将衍生出最中国本色的抽象艺术作品。

 
他做到了。他的作品来源于传统,又突破传统,在汉字符号的重新架构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当代艺术语言,国内外声誉日隆。
——施晗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如何找寻属于自己的艺术形式
 
我想首先是天赋、预见力,还有你的梦想要足够大,这样它就不会限于小小的成绩,因为这都不是你要的。
 
我20多岁的时候,山西电视台一个节目拍我,我说我希望自己的画和毕加索挨着挂在卢浮宫。后来我在法国生活,才知道卢浮宫只挂古典,但是转角处有张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作品。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金墨大草•水边燕黛草环叠曲潭
 
所以如果你的作品足够好,可能整个屋子都是你的永久陈列,这是我们要有的理想。
 
2007年我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上说,这几十年地上的风光与风起云涌我全不顾,而是要钻入地下非常深的地方潜行。
 
这个过程也有愤懑和不快,因为很多人兜售着很差的东西获得名利,但30年后,你回到地面,他们一定汗颜,这种抱负我一直没有停下。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幽花烂漫斗春晖
 
“地面上”流行的艺术太肤浅了
 
他们的基座太窄了。我们改革开放以后,有一个失误就是过于追求快速、便利,而不是潜行得非常深。
 
比如我们推广孔子学院这样比较容易理解的东西,但是对于霍金、爱因斯坦所思考的问题好像无暇顾及,因为它太漫长了,项目不容易成。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万物察
 
我当时创办书象学社的抱负,就是把一个民族和国家使命放到自己肩上。比如说,日后中国成为超级大国,如果我们的顶级艺术家是临摹的波洛克或毕加索,那还是超级大国吗?绝对不是,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自己民族的骨子里长出来的。
 
从现代的赵无极、朱德群,到后来的谷文达、徐冰,这些在国际上有声誉的艺术家做的全是书法。但是有趣的是,用汉字产生效果的人,恰恰不是书法专家,他们仅仅是书法史的旁观者,而不知道把它的哪一部分介绍给别人。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金墨大草 • 蓝涧双蝶
 
我选择钻到书法史的底部回望它,对于它的结构太清楚了。一般的伟大的书法家,即使是康有为、于右任,也只是在书法的战舰里,而没有进入它的底部。
 
西方人不懂汉字寓意
 
首先他们有一大缺憾,就是看不懂寓意,可能只是觉得构图和视觉不错,但是用汉字绘画的作品,一半以上看的是文字的寓意。比如我的《金墨大草》,西方藏家可以看到英文注释的诗句,但他看不懂汉字笔墨的感觉,只能粗看。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紫禁城
 
有人曾问我,你的作品怎么能让西方人读懂?我说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这类专家回答的,因为太初级了,我没有义务像教幼儿园一样让你看懂我写的是什么。
 
那么什么时候才能看懂?等中国艺术彻底征服世界,你必须要进入中国的汉字里面,才能领略到。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碧巘•山海经
 
只有我能破译自己
 
我们现在连字都很少写,全是电脑打字,阅读的障碍和距离越来越大。教大家破译我的作品不是我的工作,我不能停留在这里。
 
全世界应该只有我能破译自己,甚至我都破译不了。这些魔块是怎么来的?我会对着我的文选笔记跳跃性地选取诗句,如果没有详细的记录,过一年连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了,我出画册的时候很多注释不出来。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姑苏
 
但我的意趣是什么?在生命的八九十年里,我连织造这些乌托邦都来不及,哪儿有义务去清晰地介绍破译方法呢?就像真正的计算机的软件大师,根本不懂得实用的功效,他后面会有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将它转成实用。
 
如何观察一幅作品
 
观察作品时可以有一种顺序,先是进门远看,它的精神气韵如何吸引你,然后慢慢逼近,最后拿放大镜看局部。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金枝大梅朵•鹦鹉螺
 
因为毛笔一笔下去,你可以看到一万根细丝每一根是怎么纠缠的,而不是像军队一样平刷过来。这一万个细丝里,哪里弯折,哪里曲停,都牵系于一支笔杆和你的手,尽管它有一个大方向,但是里面有多不同的作用力。
 
在所有的画的方法里面,中锋用笔是最伟大的笔法,敢革它的命,相当于革心脏的命,一定会就地倒毙。中国很多当代艺术家也强调书写性,但他们的线和一捆电线、一团毛线没什么区别,不具备高超线的品质。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汉锦•荡舟
 
怎样算是高超线
 
我这儿曾有一个伦敦的艺术家惠特尼来学习,要连续学一个月,我想那我给她讲什么呢?
 
第一要务必学会使用中国毛笔,教授中国毛笔的微观操弄;第二身体要植入东方的气韵魂髓。

魏立刚:伟大的艺术一定是从本民族骨子里长出来的
孔雀•珠翠
 
我在创建的《中国当代书法的30个词》里提到了很多,中国书法史里比如说屋漏痕、锥画沙、折叉股等等,但这些都太粗旧了。我在2015年去法国前,把30个新词语做出来发布,实际上就是对书法,书象积淀,神逸的锤炼的秘咒。
 
————
 
魏立刚,山西大同人。被书法评论家白谦慎先生称为“傅山后400年又一位书法奇才”。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专业,书法师承书法家李鹤年、王学仲及孙伯翔。90年代定居北京,进入当代艺术创作至今。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