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泽艺术经历与实践的意义

戴泽先生在新中国美术发展史上具有特殊地位。他兼具两种身份:既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体系、特别是徐悲鸿美术教育体系的主要实践者与传播者,也是新中国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重要参与者,这两种身份是戴泽先生对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最重要的贡献。他的求学经历、艺术实践与教育活动,记录着20世纪中国美术在现代发展与转型时所呈现出的一切形态,然而,戴泽先生七十多年来的艺术教育与创作实践,却至今未得到应有的关注。


戴泽艺术经历与实践的意义
戴泽《义和团廊坊大捷》,200×377cm,布面油画,1973年
 
20世纪中国美术的发展与转型在两个层面上得以体现:一为美术本体,包括语言形式、思想观念和功能价值的讨论与实践;一为美术传播,包括美术教育、展览出版和团体组织的更新与出现,两者构成20世纪中国美术现代形态的基本元素,而能够深入参与这两个层面,并将思想与实践的影响贯穿百年者寥寥无几,徐悲鸿先生必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他所秉持的现实主义创作思想,以素描为一切造型基础的教育理念,时至今日都为中国的美术教育所沿用。戴泽作为徐悲鸿在重庆中大的得意弟子,以及后来北平艺专的助教、中央美院教授,一生都在自觉实践徐悲鸿的教育理念和艺术理想。正因他与徐悲鸿的关系,以及对徐悲鸿和他的艺术、教育思想的了解,使他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界中少有的能够直接和徐悲鸿产生联系的人,这越发凸显他在美术史上的重要性。

戴泽艺术经历与实践的意义
戴泽《大泽乡起义》,320×199cm,布面油画,1971年
 
戴泽先生是一位甘于默默奉献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低调、朴实,踏实勤奋,他曾自书老子言“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恰好反映出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我们也很少看到他举办过大型个展,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位历史的边缘人;相反,从中大毕业,同年入北平艺专为徐悲鸿的助教,1949年协助徐悲鸿筹建中央美术学院直至退休,他的职业生涯都是在中央美术学院度过的。期间参与筹备建国初期“中国艺术展览会”并入选作品,筹建徐悲鸿纪念馆,两次修复徐悲鸿代表作之一的《徯我后》,多次参加重要的历史题材绘画创作活动,教授一届又一届的央美学子,他们中有日后成为中国油画界重要人物的靳尚谊、马常利、邵晶坤、杨飞云、王沂东等。这些教育与创作经历都表明,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发展上,戴泽并不低调,也未曾游走于边缘,而是参与建构了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历史。在他的身上凝聚着直接源于徐悲鸿的20世纪中国现代美术教育思想与实践经验,也见证了1949年后中央美术学院的发展,“活化石”的称呼便形象又恰当地点明了他在百年中国美术教育史上的身份与角色,这也是戴泽先生在中国美术教育史上最为重要之处。
 
以西方写实绘画改良中国画,引入西方美术教育制度发展中国的美术教育事业,是徐悲鸿艺术体系对新中国美术发展的重大贡献,带有强烈的爱国情怀。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民族危亡之际,徐悲鸿先后创作了《田横五百士》《徯我后》《愚公移山》等代表作,从历史的角度讲述中华民族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反抗压迫的意志。同样,历史题材美术创作也是戴泽先生在艺术创作上的重要成就,他的《义和团廊坊大捷》《太平军打败洋枪队》《大泽乡起义》等作品,也以历史观照现实的方式,延续着徐悲鸿先生作品中的精神力量,其准确而扎实的人物塑造能力,与徐悲鸿一直坚持并孜孜以求的艺术观念一脉相承。

戴泽艺术经历与实践的意义
戴泽《太平军大败洋枪队》,150×200cm,布面油画,1981年
 
但戴泽先生的作品自有他自己的风格。观戴先生的作品,总能感受到一种质朴无华的厚实感,正如靳尚谊先生所说,他的作品和他的人很像。老实、低调、话不多是戴先生留给他的学生辈们共同的印象,类如他的油画,色彩厚重、沉稳,人物造型准确含蓄,他的画面多在一种安定沉静的氛围内。戴泽先生又长于写生,并将写生作为毕生创作的重要途径,其写生又多以简约的色块构成,反映出他对造型的概括能力和光线空间的把握能力。晚年因为眼疾而使他的画风有所变化,更加追求大色块间的关系,以及瞬间感受的表达,与他之前以写实风格为主的作品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却也形成了不一样的韵味。
 
戴泽先生是一位非常单纯朴实的美术教育家、美术家。他甘于寂寞,无私奉献,用四十多年的教师生涯实践着他的老师徐悲鸿的教育理念,践行徐师所给予他的精神感召力,在教书育人的道路上勤勤恳恳。同时还笔耕不断,一生创作了数千幅作品,题材涉及花卉、人物、风景、静物与主题性创作,用实践诠释美术家对生活与艺术的热爱。

戴泽艺术经历与实践的意义
戴泽《胜利的行列》
 
早在六十多年前,戴老便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前身——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革命博物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57年他所创作的《胜利的行列》油画作品就被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之后的《张献忠》《义和团廊坊大捷》《太平军大败洋枪队》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20世纪70、80年代再次应邀为中国历史博物馆创作更大尺幅的《义和团廊坊大捷》和《太平军大败洋枪队》油画。这些作品皆为戴老一生中重要的代表作,而它们现在都是中国国家博物馆重要的馆藏文物。现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为戴泽先生举办个展,用作品、手稿、图片与信札等文献全面回顾他漫长的艺术生涯,旨在对戴泽先生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史上所做出的贡献表达敬意,而他低调勤勉的艺术态度更值得我们的礼敬。希望通过此次展览能够让我们更加全面的认识和理解戴泽先生的人生经历与艺术实践中所蕴含的重要价值。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