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京&瞿广慈 我们是踩了“狗屎运”的夫妻
向京(左)和瞿广慈(右)于1990年相识,1996年结婚。尽管两个人同为雕塑家,但是两人的创作观念和方向各不相同。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夫妻档案
 
向京 1968年出生于北京。自1995年从中央美院毕业以来,以其独特细腻的女性视角,让作品始终“通过身体说话”,以充满矛盾的身体、青春期的青涩以及对色欲的拒绝,构成其作品的普遍特性,是当代最重要的女性艺术家之一。代表作《你的身体》《这个世界会好吗》等。
 
瞿广慈 1969年出生于上海。199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1997年硕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2007年创立向京广慈雕塑工作室。2011年创办“稀奇”品牌。瞿广慈在对当代雕塑语言表现手法的探索实践中引起广泛的关注,其中尤以“小胖人”系列最为著名。
 
向京瞿广慈是中国当代艺术圈公认的“神仙眷侣”,也是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最成功的一对雕塑家夫妇。上世纪90年代从中央美院毕业,从北京到上海再回北京,各自拥有独立创作领域又共同合作开发了“稀奇”的设计品牌。外界看来的风光无限,在向京和瞿广慈那则用“我们是踩了狗屎运的夫妻”一笑了之。
 
“恶战”之后情投意合
 
MV中有两个人物,一人安静不动,一人则在不知疲惫地来玩奔跑。瞿广慈说这便是他和向京的写照。静者向京,动者广慈,“但往往主角是那个静者”,瞿广慈追加了一句。
 
向京和瞿广慈大学都就读于中央美院雕塑系。瞿广慈回忆,“大学阶段向京是她班上做得最好的,我也是我们班做得最好的。我们年龄相近、兴趣相同,我就去她们班上看,彼此之间交流变得很正常。”
 
不过在两人和平对话前却有过一场“恶战”。向京比瞿广慈低一个年级,瞿广慈最初见这位学妹是在食堂买饭。之前从来不知道排队的他,有一次想插队被向京当场喝住,“排队!”从同学到夫妻,似乎是水到渠成。尽管瞿广慈此后多少会觉得两人似朋友更胜爱人,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一念之间要娶向京。
 
志同道合的两位当代雕塑家组合之后,出道之初互相鼓励,不过两人的创作方向却是各有各的坚守。无论从性格还是观念,这是一对截然不同的夫妇。
 
瞿广慈阳光,向京内敛,在妻子看来,自己性格中的消极正是在丈夫的阳光之下变得“相对积极地活着,很多时候有一个试图去解决的态度”。他们雕塑作品使用的材质也不尽相同。向京使用玻璃钢这一特殊材质,瞿广慈则偏爱传统的铜。创作中,向京注重对内在性的审视,而广慈则更具社会性关注。

向京&瞿广慈 我们是踩了“狗屎运”的夫妻
瞿广慈代表作之一《大饭局之一》(铸铜)。通过其小胖人形象摹写了浮华尘世的喜剧面孔。肥胖松弛的身躯,童稚与世故融为一体的脸庞,小胖人的形态荒诞而冷峻,直指现实人生。

向京&瞿广慈 我们是踩了“狗屎运”的夫妻

向京《凡人——无限柱》。作品刻画许多姿态相同,但表情不一的杂技女演员,思考现代人在一致动作里,仍得保有个人特质的思考。
 
向京 我们俩的性格只能分开做事,如果两个人合作一件事,主意都太大了。保持一种不沟通,其实就是保持相互的平衡关系。生活上也是如此。不沟通不是不关注,而是太了解了。
 
瞿广慈 将日常生活中庸俗的部分消耗到最小值,将个人能量发挥到最大值。这是我们人生的格言。为此,我们能始终轻松地往前跑。
 
“稀奇”打破不合作状态
 
尽管2007年便成立了“X+Q”工作室(向京与瞿广慈两人姓氏拼音的缩写),但两人从未合作创作作品,对于彼此的创作也完全没有交流。“我们不知道对方现在做什么,以后有何打算。”向京说,他俩在创作上都注重彼此的独立性,甚至刻意不做有关创作方面的沟通。“创作者对于自己的方向都有很系统性的考虑,他做什么,有自己一套想法,你不能随便给个意见。事实上,都不用给意见。”
 
为此,瞿广慈甚至用自己遭到向京工作室的“封杀”来形容各自创作的独立状态。
 
而这种不合作的状态被2010年创办“稀奇”的艺术品设计品牌打破。这是瞿广慈的想法,依托于他们的雕塑作品,制作和出售设计衍生品,其中大部分产品是纯手工限量版,与原作一样,拥有他们的亲笔签名。
 
“我们最初的想法就是开一家店,卖天使作品,当时店名都想好了叫‘天堂’。”瞿广慈说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艺术市场不好,其原因便因当代艺术底蕴不够,土壤不够,为此他有念头开发艺术设计品牌,“不仅仅在简单的艺术圈混。”
 
不过苦于找了很多地方没找到适合“天堂”的店面。偶然之下,向京与瞿广慈雕塑作品的重要藏家,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与太太张婉如帮助向瞿二人“玩了一下”,在银泰开设第一家商店。
 
品牌名“稀奇”则是向京弟弟一次无心的提议,从“X+Q”延伸出“稀奇”之名,“天堂”的点子遂被放弃。如今,向瞿两人成为中国最早、也是最成功的拥有设计品牌的艺术家夫妇。“稀奇”的成功,使得瞿广慈又一次赢得妻子向京的赞赏,“他是非常有才华的”。
 
在夫妻俩的这一公共艺术项目合作中,向京更愿意说“稀奇”是瞿广慈的作品,与她没有功劳,“这是他的作品,我不好意思抢这个风头。广慈花了太多的时间和心血在里面。我不会分这一杯羹。稀奇是怎么起来的,我看在眼里清清楚楚。”不过瞿广慈则表示,两人的合作尽管有分工,但没有“X”就没有“Q”,一如他俩生活中的关系。
 
生活时刻
弄丢经济大权
 
大三时,瞿广慈挣了3万元。向瞿两人整整花了2年多。等剩下100元时,瞿广慈将钱交给向京,让其掌管经济大权,“结果她搁在屁兜里头,骑着车就把这一百块钱丢了。”从此经济大权就转移到瞿广慈这来。
 
但比起生活中的粗心广慈则更胜一筹,“我有时候会说你小心点。但其实向京丢东西没有我那么厉害,我丢过无数次身份证,”瞿广慈称。
 
生活时刻
包办盖房种树
 
“安静在家,吃惊地发现除了向京的雕塑,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买的我摆的。怪不得她在家老是一种不屑一顾的表情,她是否每天以为是住在她藏家的家里。”瞿广慈在微信朋友圈里突发感慨。
 
向瞿夫妇在宋庄盖房子,最初说好男方盖房,女方种树,结果“他把房子也盖了,树也种了”。瞿广慈振振有词,“她根本没时间去做这些。我全做了以后,她也没有说:怎么对我不尊重啊?”
 
同题问答
 
新京报:艺术家夫妻档对你们的艺术创作有何影响?
 
向京:广慈非常聪明、有趣,很有大局观。我们人生的每次大决定都是由他拍板,而且拍板得非常迅速、超级自信、超级积极。这些东西影响了我很多。我本人比较消极,直到我这个年纪,我完全理解消极是毫无用处的,这是我本身的性格或者说是人格的缺陷吧。但我觉得广慈对我的影响,使我能相对积极地活着,很多时候有一个试图去解决的态度。这是他对我的影响正面的部分。
 
瞿广慈:夫妻之间是最近的关系。一个不庸俗、不媚俗的伴侣总是给了你庸俗的社会反面。生活很容易变成将自己最本质的东西消磨掉。向京所谓的悲观、自我,其实是幸运地将自己最本质的东西守护起来。谄媚和庸俗是最普遍的,生活中很容易会稍微弯下腰,将姿态放低一点。而向京则给了提示,让我们知道艺术应该这样:她很清晰地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管赞誉或毁誉,都清晰地知道自己站在哪。
 
新京报:互相评价下生活中和艺术创作中的对方?
 
向京:广慈做艺术家很有才华、写东西也很有才华、做品牌也非常有才华,他要把时间和精力分布在不同才华中。他是一个非常丰富、多面而重情感的人,相对我是无比的单调。他看上去交际面非常广,但实际很有原则,原则就是我们为人的秤砣。
 
瞿广慈:向京是很有爱心的人,很有母爱。刀子嘴、豆腐心,有时候说话很呛人,但内心很柔软,而且有着内心坚定的东西。这点东西非常特别。在艺术院校里,有才华的人太多太多了,向京最可贵的是还有其坚守的东西。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