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徐累是一个有气质的当代艺术家。他的作品不像曾梵志、张晓刚等来得当代形式感那么强烈,看他的作品会觉得很古典、很梦幻,它是一种建立在文学与哲学之上的观念产物。

 
徐累的市场价值
 
近年来,徐累可谓炙手可热,其作品除了在世界各地的群展中亮相外,他还在以下地方举办了个展,包括南京江苏美术馆(1994)、华盛顿国会图书馆亚洲部(2008)、伦敦亚洲之家(Asia House, London,2011)、北京今日美术馆(2013)以及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2016)。并且其作品被上海美术馆、江苏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以及南京艺术学院等机构收藏。
 
迄今为止,徐累已经有100多幅作品出现在拍卖中,且多数集中在中国的拍卖行。2014年是徐累作品上拍件数最多的一年,多达25件的上拍作品使得总销售额也达到了940万美元(约合6180万元人民币)。也许是由于近两年市场上作品的匮乏,销售总额也有所下降。根据artnet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共有14件徐累的作品送拍,总成交额340万美元(约合2236万元人民币)。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作品近十年来的拍卖成绩
 
徐累的个人拍卖最高纪录出现在2014年的中国嘉德秋拍上,他的四联彩虹岩石画《霓石》(Rainbow Stone,2012-2013)拍出了300万美元(约合1972万元人民币)的成绩。去年四月的保利春拍上,他的纸上彩色水墨《月落》(Descent of the Moon, 2009)以76.1万美元(约合500万元人民币)成交。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霓石》(2015)
 
值得一提的是,徐累还是设计2008年五大酒庄木桶酒庄酒标的艺术家。据称,当年的这一方案一公布,2008年份木桐酒庄葡萄酒的价格立马飞涨。事实上,自酒庄透露将由中国艺术家设计2008年份的酒标后,这款酒的价格就已经从1800英磅一箱升至2200英磅。后来,酒价更是炒到6000英磅一箱。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由徐累设计的2008年份木桐酒庄干红葡萄酒酒标
 
新工笔领军人物
 
徐累,1984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他所接受的是传统中国画绘画技巧的训练,使用丝绢、宣纸、水墨和矿石颜料等传统工具进行创作。尽管他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锋运动“85新潮“中活跃的一份子,但在1990年代徐累选择回归传统的技法,如 Lily Wei在为本次展览的画册短文《梦的现实主义》(Dream Realism)中所写,“(回归到)工笔画优雅而精准的笔触。这种始于汉朝的技法非常适合描绘现实的场景,而对其的运用在唐宋时期达到了最为精致的巅峰。”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回音壁》
 
徐累常被业界誉为当代水墨领军人物,他想要的却是逃离。在他看来,“新工笔是一个语焉不详的命题。这一概念是不够严谨的,是有些荒诞甚至容易被人诟病的,只是实践先于理论,姑且这么去说。”与此同时,在强大的官方化传统水墨和全球化艺术模式的夹缝中生存,新工笔显得不前不后,从学术上的梳理还不是特别多。但从文脉系统来说,新工笔的拐点已经出现。新工笔是在已有传统资源、技术、模式基础上生长出来的东西,在文脉上是有延续性的。新工笔是一种温和的反叛,这种反叛不再关注技术革新,而是如何表达图像的意义、观念的意义。从一定角度上说,新工笔呼应了中国艺术原生态在当代文化方面的转变。
 
新工笔的许多作品不仅体现在画法上,还体现在挪用、比对、综合装置或现成品的有效运用上,这使得观看经验前无古人。新工笔参照的是一种知识系统,而非情绪系统,美学体系的东西都会关注时代和人性。当代水墨本身并不是不再关注现实的状况,而是更关注一些形而上的东西。实际上依然是有观念的,这样才能立得住。如果完全是形式性的探讨,很容易失去方向,内核还是需要有一个恒定的东西,这对艺术家来说非常重要。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当代和传统的中间者
 
从2007年离开南京,徐累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七年。显然,他没有像方力均、曾梵志、刘小东、周春芽他们那样得到那么多的关注(他们年纪相仿,可以说承担了那个时代的共同的命运),但市场毕竟给了他未曾有过的待遇——过去他的画才卖几万块钱一张,现在同样的画在拍卖市场都已超过百万;评论界和学术界也在改变——徐累的画一度无法被归类,因此在当代和传统之间无所适从,但现在,批评家们都会把他视为当代艺术家的一个特殊案例。他自己也一直认为,“我的血型是现代主义的,至于是黄头发还是黑头发,不是根本”。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首次尝试的装置作品《移山》在展厅内实现了移步换景的可能
 
1999年,陈丹青写下的一篇《图像的寓言》中,夸赞徐累善用隐喻,善于玩弄悖论,又精于假借,“他的图像‘故事’调弄小说的‘误导’或‘伏笔’,意象的跌宕跳动则像是散文片段;他偏爱采用舞台布景式的人工化空间……他对设计原理颇有心得,极善落幅、剪裁,他运用的装饰效果来路高明,兼蓄水印木版的洁净、日本屏风的端然、波斯插图艺术评论家皮力认为,徐累在绘画语言上遵循宋画尤其是写真绘画的传统。对于这一点,徐累应该不会有任何异议——在众多访谈中,他一再提及中国画的写真传统,并认为在元代文人画兴起之前,宋人绘画的写真呈现一点也不比欧洲同时代绘画弱。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迷失的宋代》
 
但皮力指出,徐累在画面上的精神气质,“却迥异于宋画的那种理性”。宋代院体画的精微,暗合的是“格物致知”的哲思,通过极细致的描画,来寻找极广大的“道”。而徐累尽管使用了传统的材料和技法,但在意象上,却毫无疑问有了更多的“现代性”。
 
徐累说过,“我的绘画里面来源很复杂,有波斯的细密画,有庞贝壁画,有来自克莱因的影响——不是他某件作品,是他对一种虚空文化的力量的爱好。至于马格利特,他对我的影响不在超现实的图像,而是他像福柯《词与物》所说的自我校正,是他在词的‘所指’和‘能指’之间进行的转换——关于悖论,关于修辞学。”
 
在《气与骨》中,徐累把范宽苍茫悠远的山水“借”来,置于水面之上,水下的部分却是完全写实的山石,以错置来实现对“冰山之下不可见”的背反。简而言之,他行使假借的动机和方式均带有观念的性质。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气与骨》
 
正是因为徐累既有当代的观念,又有别于当代的创作本质,所以在这里我们把徐累归为“当代和传统的中间者”。
 
不与世俗的文人气质
 
文学情感对徐累来说至关重要,他说,“就绘画而言,一种是‘文学性的绘画’,另一种是‘绘画的文学性’,它们并不是一件事。‘文人画’就是‘文学性的绘画’,它是文学家的游戏。而‘绘画的文学性’,长期以来一直是艺术中的重要内容,这个特征就是叙事传统。我的作品是偏向‘绘画的文学性’的,当然不完全是情节,随着现代绘画的来临,写实的叙事性逐渐演变成了诗的幻象和意识的符号。”徐累认可诗歌对他的影响,这或许是“文人”传统的一种延续。
 
徐累对文学的兴趣可以追溯到他的少年时代,但真正的阅读发生在大学。在南京艺术学院国画系,他绝对不算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学生,相反,他阅读尽可能多的小说、戏剧、诗歌,研究威廉•卡洛斯•威廉斯、托马斯•艾略特,也研究台湾的现代诗——将古典意象和现代意味结合在一起的文体。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 徐累 《对弈》
 
在徐累的眼里,也许有比绘画更伟大更重要的东西,又或者说,绘画中的文学性、修辞学乃至于背后一整套哲学观念,是绘画更高级别的指向。
 
徐累不喜当代艺术圈话语权的纷争,但也不愿回到文人画的系统。他抗拒现实主义,更不接受讽刺的艺术。所以选择退避到旧时光中。徐累说:“中国人前进的方式,是一种回望性的前进,它有一种向心力。对我来说,在那段时间里,传统的向心力出现了。”在一些共同前卫过的朋友的侧目中,徐累回到他自己称之为“姿态不前卫”的工笔和宣纸,“从那时起,我有意从热闹的视线中游离出来。不再关心在场和不在场”。

徐累:一个有气质的画家
 
结语
 
徐累善于隐喻,善于玩弄悖论,又精于假借,读他的作品是一种层层抽丝剥茧的品味。所以在当代艺术中,徐累的作品极具价值,它的文学性、艺术性、研究性都是值得收藏的理由。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