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家、艺术学博士。多年来在独立电影、观念摄影、新媒体、绘画等多领域进行深入的跨界创作。198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附中。1989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获电影学士学位。1995年美国纽约阿尔弗雷德大学访问学者。1999年美国霍华德大学电影导演专业研究。西安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博士。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张华洁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换了一身干练的服装之后,他一手拿着雪茄,对着一米开外的镜头娴熟地摆着造型,时不时对摄影师说:“这个角度肯定好,这样比较有感觉……”如此画面可能有一些“违和感”,却又十分契合他的形象——一位不像艺术家的艺术家。
 
六月末的一个下午,西安进入了一年当中最炙热的日子。《艺术品鉴》的记者一进到张华洁的家里,他就热情地给客人介绍,“在我家里你们随便看,我把能打通的墙都打了,自己住的话我觉得还是敞快一点好,不喜欢隔档,太拥挤……”眼前是整个房间:白墙、绿植、桌椅、光。舒服、淡雅,无疑是最真切的感受,就像张华洁本人一样。最后,他还带客人参观了阳台。站在阳台边,他的眼神向远处眺望,摸着脑袋有说有笑,像极了公园长椅上悠闲自得的大叔。
 
事实上,在人们的想象之外,张华洁的世界非常平静。这些年来,他似乎只做了一件事:不断挑战新的领域。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星星的眺望》50×50cm 布面油画 2011年
 
水到渠成
 
1981年,张华洁入学美院附中。上学的时候,在学习文化课之外,每天都在作画。就在所有附中毕业生都觉得自己天经地义应该在美院继续深造的时候,他却在心里琢磨:“我在附中学了四年画画了,在大学里还能学到什么新东西?”
 
这时,一个更“新奇”的事物吸引了他,没有丝毫迟疑地,张华洁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在那个娱乐活动匮乏的年代,电影、电视算得上一项非常隆重的娱乐活动。每周末放映一次《霍元甲》《女奴》这样的电视剧就像是盛典一般,无论人们手头有多么重要的事情都会搁置,先去看一集电视剧。在他的心里,屏幕上的影像就是“神秘”“高级”的代名词。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左图:张华洁与陈丹青
右图:张华洁担任张艺谋《英雄》电影大场面摄影师
 
1989年,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张华洁又于90年代初赴美国,先后在纽约阿尔弗雷德大学做访问艺术家,在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研究生院学习电影制作。如今,谈起当年学习电影的经历,他坦言:“我学摄影、学电影,是因为我觉得它是我过去生命中没有的东西,这对我是一个挑战。”
 
在之后的人生中,张华洁拍电影、做摄影师、记者、主持人,不断游走于各个领域,尝试了很多,也学习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他愿意承担随之而来的冒险和考验。张华洁丝毫不掩饰自己:“人是学什么不爱什么,学到了之后,就觉得很简单,就想学新的东西。但这在成功学上来讲是一个大忌。”张爱玲说过,成名要趁早,张华洁对此不以为然。“我最喜欢的:一是变化,二是新。我选择不断挑战。但挑战这个事情是把双刃剑,一方面你很容易失败,因为总是想要突破更高的高度,最后结果肯定是失败的,不可能每次都成功。但是现在我看淡了这个事情。”说话之余,他的脸上出现一种坦然之色,笑得灿烂。“现在我才50岁,我还要学更多的东西。我一点没觉得我老了,我觉得我到80岁成功都不晚。”
 
这样一种洒脱的态度,一点不会让人跟高傲扯上关系,相反他的身上有一种平常人难以企及的谦逊。“我觉得成功是个水到渠成的事儿,你不要刻意去追求它,求之不得的……”
 
顺势而为
 
2013年,张华洁在手机上查询,北京附近哪里可以写生,他无意间看到了塞罕坝。塞罕坝蒙语的意思是“美丽的高岭”,被誉为“河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张华洁便一人驱车前往那片陌生的地方。在那里,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每天画一幅画,创作了二百多幅作品。在这过程中,他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塞罕坝的黄昏》 30×40cm 布面油画 2014年作
 
兜兜转转,时代的洪流涌起又褪去。2014年,张华洁回到西安美术学院在郭北平老师门下读博。人生犹如一个大圈,在抵达新的驿站之后他又再次出发,只要向前走,总会有新的积累和收获。
 
最开始做决定时,他的内心其实充满顾虑,但是转念一想:“我这个年纪再去读博的话,应该是挺有意思的事儿。”没有任何规划的、突发奇想的,人生的另一扇大门突然敞开。谈到读博,张华洁很多回答都充满“随机”“随性”这样的字眼,这像极了他生命中所做的每一个选择。岁月消磨着他的体力和精力,却也给了他一些特别的馈赠,他对人生的理解又更深一层:“我觉得人很多时候是随波逐流的,人们在写自传的时候,都要把自己写的从小都是胸怀大志,非要出人头地,就好像天生是一个龙种。但我不是,我觉得多数人都是很平庸,包括我自己,我有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张华洁如此评价自己。但这同时又是一种十分自信的表达,作为艺术家首先应该是个“生活家”,要有真实的生活,这才是所谓“热爱”本身的意义。
 
也许正是因为有恩师郭北平的鼓励,张华洁只用了四年时间就顺利毕业。他把读博当成一次实践,越学越觉得有意思。其中在2014年8月至2015年5月十个月时间里,张华洁用不同材料画了一千多张周边人的写生肖像,这是他在做他的序列写生《身边的人》。郭北平老师说:“西安出了个练摊‘奇葩’。每日背个画箱,戴个礼帽,风雨无阻,街头、茶舍、酒吧、车站,逮谁画谁。”这很像张华洁的画风,他在给每一位路人画肖像的时刻,就是在给彼此生命里留下一颗印记,切割他作画中的每分每秒,每一个下笔的时刻,他迎来的都是内心满满的诚意和对艺术的敬畏。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终于在2015年6月,他在西安美术馆举办“你是谁——张华洁当代艺术展”,他邀请了大部分被画者参与这场展览,他把这样的形式看作是和观众共同创造审美的时刻。在“2018西安当代艺术展”上,他的监控互动作品《诺亚迷失在人群中》则是用了全新的形式来探讨当下生活中的“监控”问题,极具科技含量与观念新意。在同期还举行了“张华洁陶瓷艺术展”,也成为了他多元跨界艺术生涯的新节点。在攻读艺术学博士期间,张华洁致力于研究和践行“视觉场”理论。在他看来,他的作品到最后都回归到了“表达”之上。著名艺术评论家彭德先生说《视觉场》的核心观念是张华洁跨界创作的理论创见,第一次将作者、观众、媒介、现场的关系作为现当代艺术方法论的核心价值系统阐述出来。
 
蓝田焦岱袁坡有“中国的普罗旺斯”之称,张华洁把他的画室搬迁到此。他与当地农民朝夕相处,他们的传统,他们的生活,每一点都是张华洁笔下灵感的来源。现在,在农村生活的当代艺术家并不多见,跟农民打成一片似乎也属于旧时代的艺术采风范式,而张华洁的实践则是一次全新的融入。如同他的装置艺术、陶瓷艺术一般,都是他跨界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正是他所理解的“真正的当代应该是不设限”。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秦岭之秋》 28×58cm 水墨画 2018作

不难发现,张华洁是个非常真实的人。他直接立足于当下的情绪状态,其间没有阻隔,也不需要过渡,他的创作和思想都在于此。该怎么说呢?创作永远有思如泉涌,有停滞不前,有沮丧,有狂喜,有灵感突袭时的跳跃,也有真诚的笃定。艰难在此,魅力也在此。他在创作之时,定会在某个瞬间有所停顿,一个坦然的生命,一个自由的灵魂,跃然纸面;也定会有某些东西会从他的作品中猛然跳出来,像电流一般击中每一位观者的内心。
 
“我认为我触摸到了艺术的关键问题。我觉得艺术是无法跟创作者的生活、思想、行为分割开来的。如果要评价我,你不能只看我的一件作品,你要把所有作品和这个人结合起来,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整体的作品,就像约瑟夫•博伊斯的‘社会雕塑’一样。杜尚也是这个观点。”
 
回顾张华洁的艺术经历和艺术创作,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脉络。这条路通往他人生下一个驿站。叠加在张华洁身上的词有很多,自由、挑战、随性,最重要的还有积极。就像他的展览主题“你是谁”——这是一个关于认识自我的问题,对人生各种可能性的探索,张华洁从未止步,一直积极向前。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行动绘画《行走的人》
 
艺术品鉴:您在2014年—2018年间跟随导师郭北平先生攻读博士研究生,从郭老师的身上,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张华洁:我的导师郭北平先生是一个油画大家。一般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特别像他,但是我跟他完全是两个人,郭老师就很包容我,也能够理解我。我最欣赏老师的,一个是他的丰富,另外一个是老师在思维上还是比较现代的。很多人都误解他,觉得他很保守,但其实他对新事物很敏感。我在他身上收获最多的,就是老师一直在鼓励我。其实当你越是画画,就越能理解老师之所以画得好,是靠他的才能和勤奋。因为如果他不勤奋,就画不出那样的作品。郭老师在他40岁之前就确定了自己的风格,画得非常扎实。
 
但直到现在他还想求变,虽然老师画得那么好,但他没有洋洋得意,这就是一种艺术精神。郭老师也说过,他招的学生里面多数都太老实了,就是“言听计从”。而我就是不太掩饰观点和看法,他反倒很喜欢这样。如果老师给学生施加压力,学生的紧张感也会反馈给他,他也会不自在。但当我很自然的时候,老师也很放松。当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年纪偏大。郭老师曾这样鼓励我:“阅历丰富、不可替代、有可能创造出新的东西。”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白鹿原上人》 40×30cm 水墨宣纸 2015年
 
艺术品鉴:您自2013年起完成油画写生两百多幅,2014年起完成纸本人物肖像采集一千多件,这一时期为什么会成为您创作的一个集中爆发期?这一时间段您的生活状态如何?
 
张华洁:2013年,我去了塞罕坝。从2013年4月份到2014年4月份,整整一年的时间,我创作了两百多幅作品。因为家庭突然出现的变故,我的生活处在一段低潮期,唯一能让我找到平静的方式就是绘画。一个是因为我会画画,另一个是我突然对大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只有在大自然当中才能平复失亲之痛。我现在知道画画,一方面是在快乐的时候画,另一个就是在忧郁的时候,或是在情感无法释放的时候画。拿出画笔你就会发现,一张白纸通过你的劳动变成另外一个东西,你有一个创造的快感,绘画是最容易给人这种快感的。画画这个行为,也特别能够让一个郁闷的人、一个感觉自己一事无成的人找到归属感,找到一种自我认同。
 
艺术品鉴:在艺术领域,您的身上似乎离不开“跨界”这个词,您如何看待外界称您为“跨界艺术家”?
 
张华洁:我觉得一个人首先得随性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千万不要被身份捆住了。很多人都是这样,觉得自己是画家,就不能干别的,因为需要自我证明,我就只能画画,其实这都是违背本意的。就好比在饭桌上吃菜一样,桌上摆了好几道菜,每道都要尝一下。同样,人的兴趣也是很宽广的,更应该随性、随机一些,跟选择爱好、职业一样。我觉得大家之所以说我“跨界”,正是因为我忠诚于自己的感受。我没有拿成功的结果来反推我当下的行为,来指导我的生活。我是完全随性的,我只是单纯想做一个对我自己来说比较难的事情。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2018年10月乌镇戏剧节,张华洁“墨上行动”绘画现场
 
艺术品鉴:您如何看待著名艺术理论家彭德先生评价您是他见过的“最不像西安人的西安艺术家”?作为地道西安人,西安深远的文化对您有何影响?
 
张华洁:西安人是外憨内秀,以木讷为美德,以憨厚为深沉。一个人如果说得太多,就显得轻浮。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他们认为的那种厚重也有可能是木讷,所谓的憨厚也有可能是麻木,所谓的深沉也有可能是空洞。不要因为说得多就觉得是浅薄,如果中国学生到美国去上学,课堂上都不发言的话,成绩就出不来。反倒什么都不说的话,这样一来就形成了当下文化圈里没有批评的声音,没有一种锐利的东西,我恰恰觉得他们需要这个。陕西的文化,我觉得需要有活力,也需要更加开放的姿态,更有朝气,悠久的历史不应该成为陕西文化的负担。我在之后的作品中,还是会继续保持锐利。
 
艺术品鉴:可否为读者解读一下您曾说过的“我拒绝结壳,我只是结茧,茧破则羽翼丰满,可自由飞翔”这句话?如今,您在创作之中找到这种“自由”的感觉了吗?
 
张华洁:我觉得人是不能结壳的,结壳的话就死掉了。人的艺术生命应该有“结茧”的过程。在这个暂时的封闭过程中,我们读书,或者做论文,在“结茧”的过程中,达到一定程度的沉淀方能破茧成蝶。我画画、创作的时候就是一个“结茧”的过程,我封闭起来可能很多天不见人,就是一门心思搞创作,专心只干一件事。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有百合花的旷野》 80×80cm 布面丙烯 2019年6月
 
艺术品鉴:哪位艺术家对您影响较大?
 
张华洁:我特别喜欢毕加索,是因为我特别理解他,因为他有一句话说:“回到童年的路,是人一生最漫长的路。”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天真很难,不要以为谁都可以天真,一个是你不敢天真,第二个是你没有天真的素质,没有天真的本钱。小孩子所表现出来的天真,就是本我。小孩画出来的作品就是他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同时他也没有社会评价系统,他根本不用考虑外界。每个人都有一个成长、衰老过程,所以当你成长的过程,其实就是不断失去的过程,在那之后你就变得复杂,但是复杂就等于有了力量、有了责任。我觉得绘画这个事情还是需要天真的,但是它需要通过成熟来回归到天真,要达到“极高明而道中庸”这个状态,说得简单点就是要返璞归真。
 
另外,约瑟夫•博伊斯的艺术思想和实践也对我产生了重要影响。“社会雕塑”是他的一个重要理念,虽然艺术是无用之用,但是在整个社会的发展过程当中,艺术家的思维、艺术家的观念是不能缺席的。我现在做的这些公共艺术教育,包括新绘画新思维,包括演讲,以及到农村乡建、做社区的工作都是我在践行着博伊斯“社会大学”的理念。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镜花水月》乌镇戏剧节墨上行动 248×4000cm 宣纸中国墨 2018年
 
艺术品鉴:您觉得在当下这个时代,一个艺术家该如何完整地保留自我?
 
张华洁:艺术家有几种,一个是在宣扬艺术本体,他们不愿意涉足政治。实际上我觉得当代艺术还是要有批判性的,这都是一种文化态度。当代艺术的核心命题是一种批判,一种自由,自由就是一个态度。还有一种艺术是笔墨和谐、传统的文人画,是让人追求舒适愉悦的感觉。但是我觉得我肯定是会产生社会影响的人,因为我的自我期许和自我理念是不允许我对有些事情保持沉默的,艺术还是要表明很强硬的文化态度。我觉得艺术有这个功能,作为艺术家就是要通过思想、态度来影响人。艺术不能仅仅停留在一种安乐意义上,当然艺术家不是思想家,也不是哲学家,艺术家更不是政治家,但我认为当代艺术家要具备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的介入和担当。
 
艺术品鉴:您是否满意当下的创作状态?
 
张华洁:我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我创作的动力还在,创作灵感也在不断涌现,我还想要去做更多的事情,不断挑战自己。明年秋天,我将在上海艺仓美术馆办个展,那是属于“亚洲当代”艺术家系列展的一个独立版块,一个最不像艺术家的,无法归类、定义、描述的艺术家个案。
 
艺术品鉴:您会用哪三个词来形容自己?
 
张华洁:自由、变化、积极。

张华洁:不定义人生
张华洁 《雨中转经》 38×38cm 水墨画 2019年4月
 

采访、撰文:尤琳娜  摄影:杜渭忠
 
 
 
 
中国文化创意传媒发布、转载文章部分来源互联网,只为了分享有价值的内容,与商业利益无关。我们会尽力做到标注来源、作者,如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害到您的权益,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chinaacn@126.com 。